所在位置: 首页 > 注册绑卡送59 > 通讯报道
NEWS
注册绑卡送59
沙海贝壳
作者:徐凡 发布日期:2019-11-29
访问量:106

受命

我叫徐凡,一名普通的项目经理。故事的开始,要从一个电话说起。

2019年9月26日早晨,我还在食堂吃早餐,接到公司一个电话后,便简单收拾了一下直接从陕西飞往青海,我的最终目的地是诺木洪镇——青藏高原上的一个小镇子。只听说过诺木洪枸杞,但从未踏足那片土地。我深知这次任务的紧迫和艰巨,片刻不敢耽误。这一切对我来说陌生而遥远,飞机飞向天空的那一刻,我竟然有一丝伤感,因为我要离开奋斗了六七年的地方,去迎接新的挑战。

抵达的第一站是西宁,草率的登记了一个宾馆便跑到黄河公司大楼。领导们已经在会议室坐着,我放下背包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,嘴里不停的吸气,这里的海拔比陕西要高一些,稍微跑一下便气喘吁吁。根据安排,我们陕西能源公司将参与到黄河公司405万新能源建设的热潮中,承接海西诺木洪35万风电场建设管理工作。当进一步了解建设任务后,荣誉感和压力感油然而生,喜的是我居然有机会参与如此大规模的新能源建设,这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,忧的是工期非常紧张,我又是远道而来,担心自己能力不够。党委书记雷登辉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,安慰着说:“没关系,我们用全公司的力量去做这件事,有困难我们一起上。”


启程

“在你的心上,自由地飞翔,灿烂的星光,永恒地徜徉……”狭窄的车内,四个小伙子扯着嗓子高歌,尤其是刚毕业的小麻,第一次来到青海,显得格外兴奋。没有雾霾,这里的天空湛蓝而广阔,如果说陕北黄土高原的天空有一种恒古不变的怀旧感,那青藏高原的天空便有着壮志凌云般的神圣感。我们沿途领略了海洋般纯正的青海湖,有着“天空之境”美誉的茶卡盐湖,一望无际的草原,连绵起伏的山脉以及山顶那一抹长年不化的积雪。

随着夜幕渐渐笼罩大地,远处的群山消失在黑暗之中,早上从西宁出发,此刻终于抵达目的地——诺木洪镇。打开车门,一阵寒风袭来,让我毫无防备。秋天的青海已经很冷了,晚上更是寒意逼人,镇子上找了一个招待所,懒得再去吃饭便匆匆睡下,养精蓄锐,迎接第二天的任务。

征途

作为一支先锋部队,从陕西来到海西,横跨上千公里,本次的任务是负责现场踏勘和围观选址。天刚亮,我们几个人洗漱后就到街上吃早餐,此刻,我们才第一次看清小镇的模样,一条简简单单的街道和稀稀拉拉的人群,隔三差五的有几个饭馆营业着,显得宁静而又孤单。

与设计院和厂家在指定地点会合后,我们便向着目的地出发,幻想着开启新的世界。车辆开出约5公里,手机便失去信号,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,唯一的道路是一条尚未完工的砂砾石路,即使越野车也会显得颠簸。道路两侧是一望无际的盐碱地,坑坑洼洼,看不到尽头,方圆数十公里看不到人烟,甚至看不到动物和植物,唯一活动的物体就是跟随我们的几辆汽车。随着车辆渐行渐远,几个年轻小伙声音也越来越小,与昨天沿途的兴奋相比,今天显得有些沉默,或许他们有些失落、有些想家、有些疲倦。

驱车大概一个半小时左右,我们到达了目的地。一片盐湖模样的地块,地面像刀刃一样鳞次栉比,坚硬无比,一个个小坑稍不注意就会崴到脚。车辆无法继续前进,只有靠步行才能进去。由于车里的颠簸,刚下车听觉还没完全适应过来,说话声音稍微小一点都听不清。我们一行人排着队,拿着仪器背着包,举步维艰的朝着盐湖中心走去。如果从空中俯视,绝对有一种荒野探险的既视感,说我们这一群人是考古队都有人信,探索着一片无人区。小麻打趣地说,我们没准能够发现一座古墓。

惊喜

由于经验不足,准备不充分,大伙的干粮和水没带够,才到中午便已弹尽粮绝。太阳似乎有意捣乱,挂在头顶迟迟不肯躲起来,高原秋日的紫外线依旧强烈,晒得每个人口干舌燥,皮肤刺痛。开弓没有回头箭,硬着头皮也得走下去,再苦再累也要撑住,如果这项工作完不成,整个工期都会延误,施工压力会更大。为了提高效率,我们兵分两路开展选址工作,约定好集合时间和地点,便毫不回头地各奔东西,不一会儿,两支队伍便彼此都看不见身影了。

“徐哥,快看,有贝壳!”李申一郎手里抓着一把沙子跳过来。“别开玩笑,保存体力!”我哪里相信这破地方会有贝壳,当我看到他手里的东西后,我承认我错了,真的是一个个小贝壳,几乎是完整的。或许,千万年前这里是一片海洋,沧海桑田,时过境迁,地壳运动导致这里变成高原,而这些贝壳变成了永恒的证据。我挑了几个贝壳,有指甲盖大小,完全没有生命的迹象。我将它擦拭干净,依然洁白如初,可以看到回旋的花纹。我不禁想到了席慕蓉的短文《贝壳》:上苍给了贝类卑微而又短暂的生命,却给了它精致的居所。这些贝类永远想不到,它们的家园会变成高原,但也正是它们见证了沧桑巨变,给我们留下研究价值。

回过神来,我对李申一郎说“贝壳,在古代最早都是货币,你要赶紧买彩票去”。他说:“我没那命,还是老老实实工作,挣钱先找个女朋友,这常年在外的,女朋友可不太好找。”


意外

由于已经立秋,天色暗的比以前早了一些,如果真的天黑,加上没有手机信号,那就相当于大海里航行失去了方向,很可能今晚回不去。没有干粮和水,气温骤降,即使饿不死也会冻僵。终于,在天黑之前所有人来到了车前,一个个冻到发抖,手忙脚乱地挤上车,急匆匆的往回赶,与时间赛跑。就在我们行驶到一半的时候,风机厂家的皮卡车突然陷进沙坑里,任凭怎么加油都出不来,我们立刻停下车,用手机当手电前往皮卡车。眼看天就要完全黑下来,再不出去就可能迷路,我心里着急,喊了一声“一个都不能少,大家搭把手!”推车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,后来在一个师傅的指挥下,大家齐心协力下,最终把皮卡车推了出来,此时大家的脸是冰冷的,手已经失去知觉。化险为夷之后,贾乐在车里感慨道:“人多就是力量大,要是咱们这一个车进来陷进去,今晚就要在这过夜了”。回到镇子上,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,一杯暖手的熬茶,就是今天最大的安慰。

坚持

第二天早晨,李申一郎跑到我房间带着一脸情绪。我问怎么了,他说昨天饿着肚子走了二十多公里,脚都磨破了,走路太疼。说着给我看他的脚,脚底磨出好多水泡,已经烂了。看着这个曾经倔强的东北小伙,每次干活都冲在前面,这次居然在困难面前低头了。的确,这里的条件非常艰苦,荒无人烟、风餐露宿,用各种恶劣的形容词都不为过,我也不禁有了恻隐之心。但任务还没完成,工作还要继续,我掏出昨天捡到的贝壳说:“你看这些贝壳,历经数千上万年都没有改变,用它的固执依然给我们留下生命的痕迹,你才遇到多大事就想着放弃。”我见他不说话,一把拉住他,“走,给你买点药,咱们继续。”

就这样连续五天,我们完成了微观选址工作,没有人放弃。

的确,我不曾想到会在这里捡到贝壳,在我的印象中,全是一幅幅在海边捡贝壳的美好画面。这里的贝类,用执着证明短暂的存在,守护着它们的初心,即使在沙漠里,也不能抹去它们的痕迹。在岁月的长河里,我们也应该活出生命的价值,用行动去支撑梦想,勇敢担当,努力奋斗,做时代的弄潮儿。



分享:
博评网